内向的孩子如何展示领导力?

在一个崇尚领导力的文化中,安静、勤奋、自驱、内敛的孩子如何得到美国精英大学乃至社会的青睐和推崇?


苏珊·凯恩(Susan Cain)曾在《纽约时报》发表过一篇名为"不是当领导的材料?没关系,这个世界需要追随者"的评论文章。


我们鼓励家长和孩子仔细阅读该文,因为其中讨论的主题无论对于学生如何经历竞争激烈的大学申请,乃至理解美国文化体系如何展现成功都至关重要。


苏珊是畅销书《安静:内向性格的竞争力》(Quiet: The Power of Introverts in a World That Can’t Stop Talking)的作者,也是"安静革命"(Quiet Revolution)的创办人。因此她对那些不符“领导者”普遍概念的内向者群体特别感同身受。


苏珊·凯恩及其畅销书《安静:内向性格的竞争力》


她写道:“我们的精英学校过分强调领导力的部分原因在于为学生进入商界做准备,他们认为这是公司所需要的。”


我们不敢完全肯定这一说法的真实性,因为精英大学招生官完全能够分辨哪些学生真心实意地热爱学习、致力分享和提升其学术兴趣,他们并不一定就如此狭隘地定义“领导力”。招生官看重的不仅仅是一个高中生”领导力“岗位的流水清单。


顶尖大学的招生约有八成与学术能力相关——成绩、排名和标化分数是基础要素,但是探究未知的好奇心和对学习的热爱同样必不可少。大学希望看到那些非常热爱学习的孩子,那些根本无法抑制自己探究量子力学、十八世纪女性艺术家和沉重的哲学问题的孩子。


在世界各国的各州(省份)每一个城市的任何一个高中都有一位11年级的学生会主席/副主席,但是有多少申请材料能够展示?比方说,一位年轻的鸟类学家、在国家公园的现场接待工作之余,为当地保护区辨识各种野生动物并将其录入园方手册,从而为成千上万的游客带来方便;与此同时他还编制了有关蜻蜓的野外工作指南。另外,他把自己关于在秃鹰巢穴中放置鹰眼摄像机的设想提交给当地一位大学教授,后者加入他的项目并一起发表了秃鹰筑巢习惯的最新研究。这才是领导力!


每个顶尖大学都有数十个专业,学校更需要这样学有所成的鸟类学家,而不是另一个学生会主席。


作为家长,我们要理解自己孩子的学习方式、性格特质和人生目标,这与过时的领导力的传统模式不一定相符。即使一开始可能令人不适,重要的是孩子需要有这样的自我意识,理解自己如何学习、最佳沟通模式、如何自我提升和适应,因此他们将以自己的方式改变自己和领导他人。


我们必须反思领导力,不要习以为常地只看到那些传统的高中领导岗位所需要那种众星捧月的性格外向者,这个世界还孕育着无数机会可供孩子们在自己选择的领域脱颖而出。


不是当领导的材料?没关系,这个世界需要追随者

——苏珊·凯恩


22


1934年,一位名叫萨拉·波拉德(Sara Pollard)的年轻女子向瓦萨学院递交了入学申请。当时,父母们被要求填写一份问卷,萨拉的父亲诚实地说她“更多的是一位追随者,而非领导者”。


瓦萨学院录取了萨拉,解释说他们已经有了足够多的领导者。


很难想像今天能发生同样的事。没有哪个神志清晰的父亲(如果招生办公室恰好问到他!)会承认自己的孩子天生是个追随者,也很少有大学会热情接纳这样一个学生。如今,我们对领导力的赏识高于一切,尤其是在大学招生时。正如马里兰州独立学校圣保罗女子学校(St. Paul’s School for Girls)的校长Penny Bach Evins对我说的:“高等院校似乎都在寻找领导者,但我们学校的实干家和思考者并不总是领头的人。


哈佛大学的申请材料告知学生,其使命是“为社会把我们的学生教育成为公民以及公民领袖”。耶鲁大学的网站向申请人表明,该校寻求的是“他们这一代的领导者”;而在普林斯顿大学的网站上,“领导力活动”排在申请者需要展示的个人特质列表首位。甚至连校园文化以艺术为特色的维思大学(Wesleyan University),据一项研究发现,同样根据领导潜力评估申请人。


如果说大学招生办公室向我们展示了我们看重哪种类型的人以及哪些特质,那么我们似乎认为理想的社会是由A型人格者组成。这可能并不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即使这些例子来自入学竞争非常激烈的院校。颂扬那些出类拔萃者是美国DNA的一部分。数十年来,出身自家车库或大学宿舍、一飞冲天成为领导者的年轻人——从史蒂夫·乔布斯到马克·扎克伯格——使每一个19岁的年轻人看上去都有可能成为超凡王者。所以现在,高中生都争相成为尽可能多的俱乐部主席。作为学生会成员已经不够用了,现在你得对学校的运营有发言权。


然而,一个运行良好的学生团体——更不用说政体——也需要追随者。它需要团队协作者,也需要那些特立独行的人。


这更需要那些不是为了追求地位而是真心服务的领导者。


招生官会对你说,他们对未来领导者的追求是出于对正面影响力的期待,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我相信这种说法应该是发自肺腑的。


但是,我采谈的很多学生把“领导能力”视为权威和主导地位的代号,将领导者定义为“有权支配他人”者。据一位著名的藤校教授称,这些学生的看法并没有错;从招生过程中看,领导力似乎往往“仅限于政治或商业力量”。她指出,招生官并没有将领导力定义为“在解决数学问题方面取得进展”或“成为当今时代最优秀的诗人”。


无论大学的意图是什么,如今,孩子们承受的领导压力定义和限制了他们的青春期。有个姑娘对我说,她小时候是个快乐、热情、爱读书的学生和大提琴手,直到九年级时,“大学申请迫在眉睫,突然之间,我发现自己每一项课外活动都与‘领导力’这个最高指示相抵触”。她回忆道:“大家都知道,不是那些聪明、有创造力、有思想或正派的人获得了录取通知书和奖学金,而是领导者。任何与领导力无关的活动和成就都一文不值。”


这个姑娘尝试彻底改变自己的性情,以便当选“新生导师”这个有威望的领导角色。她一度达到了目的,不过后来还是因为不够外向而被踢出了这个项目。当时她备受打击。但结果证明,她因此获得了解放,找到了自己真正的使命——科学。她开始在课后跟其遗传学老师一起工作,这位老师也是一名幕后英雄。她18岁时发表了自己的第一篇科学论文,获得了她申请的大学能够提供的最高奖学金,主修生物医学工程和大提琴。


精英学校过分强调领导力的一个原因是,他们在为学生进入商界做准备,他们认为这是公司所需要的。但组织心理学中一个名为“追随力”(followership)的分支学科越来越受到欢迎。管理和组织行为学教授Robert Kelley于1988年在《哈佛商业评论》上的一篇文章中对这个术语进行了界定,他列出了一名优秀追随者的素质,包括忠诚于“一个目标、一项原则或其他某个人”,并且成为一个“勇敢,诚实,可信”之人。这是军队长期以来培养的观念。


近来,其他商界思想家也在研究这种观念。有些思想家关注“领导力浪漫化”理论,这种浪漫化导致我们错误地将一个组织的所有成功和失败都归结于领导者,而忽视了大批追随者。Adam Grant写过几本关于研究人们成功背后驱动因素方面的书。他说,读者提出的最常见问题是,如果他们不没有处于领导地位,但有个建议希望被听取时,该如何进言。他对我说:“这些问题不会由领导者提出,而是有关追随力的一些根本问题。”


团队协作者也很关键。我的几个儿子都是狂热的足球运动员,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观看这种“美丽的运动”。它的美丽之处不在于领导力,虽然有个优秀的教练很重要;也不是皮球嗖的一声破门瞬间,虽然球员们喧闹地庆祝获胜。足球的魅力在于阵型和传球的巧妙结合,每个球员评估队友强项和需求,把球传送至队友或丢失给对手前的每一个闪光瞬间。


这个社会对开创自己道路的特立独行者的依赖程度,比我们意识到的要深刻得多。我们在各行各业都看到过这种人物:在科学界;在诸如网球、田径和花样滑冰等运动项目上;以及在艺术界。艺术和科学与赋予生命意义的诸多事务有关,但就其核心并非领导力。哈佛大学的英文教授Helen Vendler发表过一篇文章,鼓励该校吸引更多艺术家,不要期望他们“成为领导者”。她写道,其中一些学生会成为艺术界的领袖——担任管弦乐队的指挥,为恢复学校的艺术地位而努力——“但任何人不大能够想像Baudelaire(译者注:法国诗人,象征派诗歌之先驱,现代派之奠基者,散文诗的鼻祖)刻意追求公职”。


也许过分称颂“领导能力”造成的最大伤害在于领导力本身——它被掏空了,失去了实质意义。它吸引的是那些追逐聚光灯的人,他们的动力不是实现某种理念或服务民众。它教导学生成为领导者是为了掌握权力,而不是为了他们深切关心的某项事业或信念。这两种心态具有根本性的差异。后者属于牧师小马丁·路德·金博士和甘地等变革性领袖,而前者——我们最近都看到过这类领导风格的很多例子。


如果这显得太过理想主义的话,那么请考虑一下现状:学生们追求领导职位是为了填充简历。新泽西一所学校的指导教师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都想成为50个俱乐部的主席。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竞选什么岗位。”


不一定非得这样。


如果我们对大学申请人说,我们追求的素质不是领导能力,而是卓越、激情以及对超越自我做出贡献的渴望呢?这个框架将涵盖杰出的运动队队长和年级主席。但它不会让领导力成为唯一的标准。


如果我们对未来的领导者说:“只有当你非常关心手头这个问题时,才能担任这个角色”呢?


如果我们能诚实地袒露自己真正看重的东西呢?如果我们是在寻找最有可能获得财富和权力的学生和公民,那么让我们承认这一点。然后,我们才能坦率地讨论这是否是个好的想法。


但是,如果我们追求的是一个由充满爱心和创造力的忠诚公民以及服务大众而不是追求名望的领导者组成的社会,那么我们需要更清楚地表明这一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07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