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只属于4种领导者

教育家和计算机设计师艾伦·凯曾说过一句名言:“预测未来的最好方法就是创造它。


但是,在这样一个动荡不安、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里,如何创造未来呢?成功的企业是如何在他们的历史上建立起来的,即使他们对未来的发展有一个新的观点?成熟品牌如何做到既忠于最初的承诺,又与拥有不同价值观和偏好的新客户产生联系?那些有成就的高管们如何确信他们所知道的——他们辛苦得来的智慧和专业技能——不会限制他们的想象力?


这些问题把两种不同类型的组织和领导者区分开来了:一种是放眼于未来的,一种是沉浸在过去的。在为我的书和哈佛商业评论投稿而展开的研究中,我已经把这些问题作为一个重点,来密切关注那些似乎被它们所激励而不是被麻痹的领导者们。当我仔细思考这些领导者的思维习惯时,我意识到他们大多数人都可以被分为四类:


一、学习狂热者


作为一名领导者,最大的满足感之一就是你可以成为一名老师,分享你在职业生涯中获得的智慧,而年轻的同事们也渴望得到经过时间考验的建议。但是,一说到创造未来的时候,最高效的领导者往往也是最不容易满足的学习者。有创造力的领导者总是在问自己:“我学习的速度跟世界变化的速度一样快吗?”


盖瑞·瑞基,WD-40的首席执行官,可能是我所知道的最痴迷于学习的高管。他促进了巨大的创新,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增长。WD-40的成功秘诀在于,瑞基专注于打造一个由“学习狂人”(那些热衷于接触新技术和新商业模式的人)构成的组织。他授权一群管理人员和工程师,称之为“明日团队”,来推动整个公司的学习。他最喜欢问同事们的问题是,“你上一次第一次做某事是什么时候?”这是对他们学习热情的考验。适应未来的领导人,会决心不断地学习。不管世界变化得有多快,都不至于被淘汰。


二、自我颠覆者


你在一个行业里工作的时间越长,你就会越成功,但是也越难以看到新的模式、新的可能性或者下一步的新路径。通常情况下,高层领导的固有观念会限制他们的想象力。这显然是一个大问题:如果你执着于过时的想法,即便你拥有丰富的经验,也无法创造未来。


罗珊·哈格蒂是美国伟大的社会活动家之一,她在反对无家可归的斗争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是她最大的(也是最具革命性的)成就是,面对10万户家庭的竞选活动,她要挑战自己对事情的固有认识。“我的结论是,我们已经找到了一种方法,来解决问题的固有局限性,”她说,“我们需要颠覆自我。“个人重塑的行为是非常困难的,但也是绝对必要的,”她警告说,“如果你经常对自己最近的想法感到骄傲,那么你就很难看到下一个新的想法。”适应未来的领导者明白什么时候该反省自己。


三、意志坚定的乐天派


领导者的情商与智商同样重要。我们如何展现自己,我们流露出的态度和观点,都为我们在动荡时期做出深刻的改变定下了基调。组织生活领域的传奇学者约翰·加德纳认为,伟大的领导者会散发出“坚定的乐观主义精神”。他说,“未来不是由那些不相信未来的人所塑造的。它是由高度积极、充满激情的人以及有所相信、有所热爱的人创造的。”


维农·希尔是一位企业家,在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具有感染力的活力和信心。他的Metro Bank只是一家年轻的公司,却正在重塑英国金融服务业的未来。Metro Bank的高触点商业模式改变了一个因糟糕的服务而臭名昭著的领域,但要不是因为他自身积极进取的心态,这家银行也无法实现快速的发展。“如果我们不保持一种充满能量的状态,”他说,“我们就辜负了这种模式。”这就是为什么这家公司寻找的领导者要具有“热情”,一种个人对银行业使命的热情。只有你对未来感到兴奋,你才能为公司创造出一个繁荣的未来。


四、充满渴望的试验者


关于未来,有一个事实,我们很多人都不愿意面对:即使是最激动人心的突破,也都是建立在失败的项目、失败的产品、失败的计划基础之上的。这就是为什么那些适应未来的领导者们会支持大量的想法,因为他们知道大部分的想法都不能按计划实现,这么做是为了去发现那些超出人们想象的稀缺想法。


还有比杰夫·贝佐斯更具试验精神的高管吗?亚马逊CEO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原因是他愿意拥抱不成功的想法。贝佐斯解释说:“如果你打算大胆下注,它们将是你的试验品。”既然它们是试验品,你不会提前知道它们是否有效。“适应未来的领导者明白,没有挫折就没有成功,没有失败就没有进步。”

然,和所有框架一样,这些类别都是有所简化的。我们中的许多人不会明确地只属于某一个类别。但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更全面地接受这些特质会带来巨大的变化。虽然不能保证哪一种特定的态度能帮助你为组织或自己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但是,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找出哪种思维习惯最适合自己,我们就会变得更加适应未来。


在任何领域,推动组织前进的领导者都可以重新思考一下他们一直在做的事情,刷新和重新诠释他们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并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进行大胆的试验。


你是这样的领导者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3542 Second.